I am LAZY bones ? all linux

2018年 04月 05日 的归档

山洞奇遇

  这是我第二次走进后山的这个神奇的山洞。
  洞口不到一人高,大致呈一个不太规则的圆形,我稍微弯了下腰,侧身进了洞口。
  和所有的晴朗夏日一样,山洞外面的天气有些闷热,阳光直勾勾地照射着江南这片肥沃的土地,山上高高低低的灌木显得有些无精打采,耷拉着叶子,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那狂躁的知了,一个个都在卖力地大声叫着,似乎每只都怕自己的声音被其他知了淹没了。
  但刚走进这个山洞,感觉就和外面完全不一样了。由于大山的阻隔,阳光没法照入这个山洞,体感瞬间就阴凉了下来,很是舒服。然后,外面嘈杂的知了声也迅速变小了,才往里走了几步,就安静地能听见针掉在地上的声音了。这时我就发现了这个山洞不寻常的地方——这里并不黑,虽然洞里面没有任何可见的光源,但走了几步后,周围的亮度就稳定了下来,并不是常理的越走到里面越黑,大致相当于正常的白天室内的亮度吧。
  越往里走,空间就越大,现在不仅能站直身子,“天花板”已经高高在上了。
  这时候,山洞就拐了个弯。我感觉这是一个U形的180度的大弯,但奇怪的是,这个弯并没有让我回到山的外面,而是进入了一个巨大的大厅,这大厅到底有多大呢?虽然我没有去过北京的人民大会堂,但我几乎可以确信这个山洞内的大厅不会比人民大会堂小。

  这时,我想起前几天我第一次来到这里时的情景,当时的遭遇着实吓了我一跳:
  当时我看到这个大厅靠里面的位置有一些椰子树,上面的椰子已经成熟了,密密麻麻地挂着,甚是诱人。而我那时有点儿口渴,就只想打个椰子吃,也没有觉得这么多椰树长在浙江有什么不妥——更何况还是长在一个山洞的里面。但即便我不去理会椰树的来源,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也足够使我震惊的了。
  我首先想到的采椰子的方法是拿石头砸,反正山洞里并不缺小石头。于是我捡起一块大小趁手的石头,瞄准一个我觉得比较好吃的椰子,用力砸了过去。石头在空中划出了一道漂亮的抛物线,眼看就要砸中我事先选好的椰子了,正在我对自己的投石技巧洋洋得意的时候,奇怪的事情发生了——石头似乎穿过了那个椰子,继续沿着抛物线在前进着,也不知道后来落到了哪里。我揉了揉自己的眼睛,虽然我不愿意相信,但那颗椰子还是完好无损地挂在椰树上。接着我又捡了几块石头尝试,但相同的事情每次都发生了。
  虽然我此时已经是满脑子疑惑,但还是没有放弃想吃一个椰子解渴的想法,于是我在山洞的大厅里,好不容易找到了一根足够长的杆子,拿着杆子走到了一棵椰树的底下,努力举起杆子,使它伸向了我心心念念的椰子。但这次还是没有如我的意,杆子在触碰到椰子的时候,我没有感觉到任何的阻力,杆子直接穿过了椰子。。。
  这时候,我不免开始有点害怕了,丢下杆子,开始往回跑。好在撤退的过程比较顺利,往回转过那个U形大弯,没几步就到了山洞的出口。俯身出了洞口后,又回到了现实的世界,外面还是这么闷热,知了还是卖力地叫着,一切都是那么地熟悉,这感觉真好。
  丛里面出来以后,我从来没有和任何人提起过这个奇怪的山洞,其实即使说了估计也没人会相信我,只会让人觉得我发疯了吧。而我也给了自己一个很勉强的解释:那些椰树类似海市蜃楼,通过某种奇特的光学作用投射到了山洞里面,所以才看得见摸不着。至于为什么海市蜃楼会出现在一个封闭的空间里之类的细节问题,我就没多想了,我怕自己也给不出合理的解释,反而徒增烦恼。

  也许是我内心的好奇心驱使着我,也许这就是鬼使神差。反正,现在的我又一次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,站在了这个大厅面前。
  而这里已经看不到之前的那片椰树林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沙滩。
  对,你没看错,是一片金黄色、软绵绵的沙滩。
  其实山洞还在,我也还在山洞的大厅里,但稍远处就是那片沙滩。给人的感觉就好像山洞的大厅里嵌入里一个巨大的、占满整个大厅的显示器,而那片沙滩就是显示器里播放着的动态图像。但我的大脑马上就否定了这个“显示器假说”,因为即使这是个视网膜屏的显示器,即使可以做到无限大的分辨率,也不可能做到如此逼真的裸眼3D效果——我能看到沙滩稍远处微微的海浪一层层地冲刷着沙滩,能感受到海风拂面的那种舒服的感觉,甚至能闻到咸湿的海水的气息。
  最重要的是,沙滩上还放着两张躺椅,上面分别躺着一男一女两个“人”。男的身材魁梧,肌肉健硕,可以说是棱角分明,国字脸上分布着端正的五官,很是帅气。女子很年轻,有点微胖,但整体身材也是极好的,该凸的地方凸、该翘的地方翘,皮肤白皙而光滑,留着一头飘逸的长发。他们都一丝不挂地躺在躺椅上晒着日光浴——没错,这个藏在山洞里的沙滩确实还有一个明媚的太阳。
  也许他们是感觉到我走近了,原本头朝着我这个方向平躺着的两个人,都侧身转过头来看了看我。虽然他们脸上都带着笑容,这妹子的笑容还很甜美。但我还是有点被他们吓到了,因为他们侧身以后,我就看到了他们有个明显不同于人类的地方:他们的背后都有一对翅膀——并不是鸟类那种带有羽毛的翅膀,否则我会以为自己见到了天使——而是类似芭蕉树叶子的一对绿色的、薄得有点半透明的翅膀,这翅膀的面积也不算太大,收起来之后不会比他们的身体更宽了,我很难想象这么一对薄薄的小翅膀能让这个体型的他们飞起来。
  似乎是为了打消我的疑虑,这个妹子就真的轻轻扇动翅膀,飞了起来。她拍打翅膀的频率很慢,感觉很轻松,完全不费劲地就悬停在了不到一人高的低空中。
  我正在纳闷,这不符合物理学规律啊,这么小的翅膀慢慢地扇着,怎么能提供足够的力来支撑妹子的重量呢?不科学!
  “你好!”,男的说话了,打断了我自顾自的思考。
  这时我才意识到自己多少有点不够礼貌。忙回道:
  “你好。。你好,我有打扰到你们吗?”
  “不碍事,我们有的是时间,而且我们在这此处休息的目的之一本来也是在等你。”妹子回答道,她的声音很软也很好听。
  “等。。。等我?”
  看着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样子,妹子忍不住笑出声来,说:“是啊,请帮忙在我们的旅行册上签个名吧!”
  看到我露出了更加疑惑的表情,男的也忍不住笑了。开始解释起来:“我们是来自大麦哲伦星系,WOH G64恒星的星际旅行者,在过去几年时间里,已经去过5个星系的几百颗恒星旅行了。每到一颗恒星,如果那颗恒星系里存在高等智慧生命,有自己的文字,我们就会收集一个当地文明的“签名”以做纪念,至今也已经收集了十几个签名了吧,最近在银河系边缘的猎户旋臂区域闲逛时,发现这个叫做太阳系的地方疑似有智慧生命存在,于是就来碰碰运气,结果果然没让我们失望。”
  “是啊!”妹子接过话茬,继续说道:“这个叫地球的行星实在是太美了!这里有高山、有大海,有森林、有草原,还有无数种类的动物和植物,显得生机勃勃,一切都是这么的和谐美好,我们都不想回去了,哈哈!”
  看我露出了会心的笑容,妹子似乎突然想起了正事,说:“你等我一下,我去拿下旅行册!”
  说完轻轻扇动翅膀,自顾自地飞到了不远处的一个奇怪的篷子边上。
  这时我才注意到原来那里还存在着这么一个奇怪的篷子,粗看上去,就像一个不起眼的大帐篷,篷布甚至显得有点破旧,内部似乎用六根柱子支撑着,外观呈现出六边形。但仔细看,就会发现着篷子很有“科技感”,帐篷的门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布帘子,而是有一个“摄像头”,似乎能识别门口站着的是不是主人。帐篷的各处还分布着各种指示灯,时不时地闪烁着。
  妹子似乎很轻盈,不一会儿就降落在了帐篷的门口,她收起翅膀的同时,门自动打开了。她转身就进去,才一会儿,就拿到了她说的旅行册,又轻盈地飞了回来。
  我心里暗暗地想,她会拿出什么高科技的旅行册过来给我见识见识呢?但没想到的是,拿过来的真的只是一个旅行册而已,我几乎能肯定那是一本普通的纸做的册子,即使放在夜市的地摊里,也不会显得太突兀。上面贴的也都是地球上的美丽风景照,当然还有两位外星人的各种姿势的自拍照,我终于知道自拍已经不是地球人的专利了。
  妹子走到我跟前,打开一页,递给我看。我很自然地伸手去接,结果奇怪的事情再次发生了。我的手穿过了那本册子,根本没有感觉到有任何交互。妹子和她的旅行册虽然近在眼前,但似乎又和我处于完全没有交集的两个世界。
  这时,她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一支笔,朝我递了过来。看上去着就是很普通的一支钢笔,这倒是和那旅行册很相配。但仔细看,马上能看出不简单的地方,这支笔的全身覆盖着一层不一样的金光——并不像是笔本身发出的光,而像是有人刻意想把笔丛周遭的环境中突显出来而做的标记,就像是某些游戏里的可交互的宝物会有的标记一样。
  看着妹子甜美的笑容里完全没有恶意,我也就放心了忐忑的内心,伸手去接这支笔。这次一切正常——倒使我感到不习惯了——我能感受到笔正常的重量和温度,并且拿在了我的手上,虽然笔还是闪着那奇怪的金光。
  在妹子的示意下,我拿起了这支笔,在她拿着的旅行册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——刘顺。拿着这支普通又特殊的笔,签字的过程倒是很顺利,笔尖碰到旅行册的纸张时,有正常的力反馈,留下的笔迹也清晰可见。
  签完后,妹子说道:“谢谢你,地球人的文字真好看,尤其是这片地区流行的文字,就像艺术品一样!”
  看着妹子露出满意的笑容,我也开心地。。。醒了。。。这真是一个不错的梦!

——以上源自一个我做的梦,情节略有增改。